• 门诊时间
  • 联络我们
  • 中心介绍
  • 医疗团队
  • 易胜博设备
  • 易胜博服务项目
  • 易胜博资讯
  • 联络我们
  • 角膜塑形镜 激光矫视 白内障 斜弱视 眼睛疾病 眼镜验配
  • 谢培英教授谈角膜塑形镜


     

     

     

     

     

     

     

     

     

     

    眼视光中心主任谢培英谈硬性角膜塑形镜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雅虎嘉宾访谈!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北京大学医学部眼视光中心主任谢培英主任,欢迎您!

    谢培英:大家好。

    主持人:既然是眼视光中心,那今天我们主要讨论一下近视以及角膜塑形镜的问题。首先请您给我们讲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镜。

    谢培英:好的,我先介绍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镜,就是一种物理矫形的办法,通过设定的、程序化的一种特殊设计的一种硬质的角膜塑形镜让它戴眼睛表面然后促使角膜按照我们设定的合理的形状发生变形,通过形状的改变就可以使它原来存在的近视、散光一些问题得到一些有效的矫正,这样可以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同时如果长期使用可以使近视得到一定的控制,可能起到预防和治疗的效应。所以说这个方法应该说在目前,在最近这几年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技术,一个新的技术,特别是对于控制近视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

    主持人:是不是我们平时说的OK?

    谢培英:对。过去我们俗称叫OK镜。但是学名我们叫做角膜塑形镜或者叫做角膜矫形镜,是一个物理的方法。 
    主持人:那它的原理是什么呢?怎么说戴这么一个隐型眼镜就会会把角膜给塑形了?

    谢培英:这个一般来说软性东西会随着硬性的东西会发生变型,我们眼睛角膜比较软质的东西,这个角膜塑形镜硬度比角膜硬度要高,所以在戴镜的过程当中就会逐渐地发生一个形状的改变,这个现象实际上已经从十几年前已经发现了,也就是近几年用这个方法对角膜产生一个合理塑形的治疗方法。

    主持人:您说它有一定的硬度,会不会对眼睛不太好?

    谢培英:一般来讲,因为硬质的角膜接触镜的这个技术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我们先不说塑形镜,就是说普通的硬质的角膜接触镜,或者我们把它叫做RGP,那么这项技术,比如说在世界各地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配戴过,而且在使用过程中得到了证实,它对一些近视、远视、散光特别是高度的,都有很好的矫正效果,而且长期使用也没有对眼睛造成特别的不良影响,当然前提是在科学和规范的使用前提之下可以达到一个安全有效的作用。所以,这个说硬性角膜塑形镜这个技术是一个好的东西,使用好的话是一个安全有效的方法。

    主持人:哪些人适合戴这些硬性角膜塑形镜?

    谢培英:它的适用范围是很宽广的。一般我们说所有眼睛涉及到视力矫正方面,如果说在框架眼镜没有好的效果的话它都可以用,就是我刚才说的近视、散光,高度的特别是,还有手术后,有的做一些激光手术后还有角膜移植手术后还有先天异常等等,所有易胜博的疑难问题都可以利用这个得到一个好的解决,所以它在光学效果上应该在目前所有一些光学镜片里它是最优质的最有优势的。

    主持人:您刚才说激光手术以后也要戴这个吗?

    谢培英:激光手术因为有些患者并没有达到他手术前的效应,比如说他是想摘掉眼镜,想获得一个好的视觉效果,但是没有达到这个效果,可能残存一些度数,有的时候没有减少有的时候还增加一些散光的问题,这种情况又不能反复做手术,所以对这样的患者我们也考虑利用这个技术进行矫正,这个效果也不错我们中心差不多有一两百个这样的患者,都是因为做完手术

    主持人:没有达到心理要求?

    谢培英:,有的甚至于很糟糕,还有一些病发的问题,用这个都可以获得比较好的效果。

    主持人:有的不敢做手术就怕有后遗症。

    谢培英:,手术应该慎重,特别是小孩,在一些近视发展快的孩子,我们建议他选择非手术的方法。

    主持人:未成年的学生也可以戴那个吗?

    谢培英:可以的。现在我们治疗这个呢大针对青少年近视,比如说在10岁左右,一直到20岁左右,这个近视是发展最快的阶段,这个阶段特别是有些家族,比如说父母或者家里面有近视的孩子发展很快,每年可能长100200,像这样的孩子不给予控制的话很容易发展成高度近视,这样对以后学习、就业都产生不良的影响。这样我们主张早期控制,早期干预越好。那么很多方法,有很多方法,总体讲国际上认可的还是角膜塑形镜。

    主持人:比较安全?

    谢培英: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当然它有前提,前提就是必须要在医生的严格指导之下,有一个科学的验配、使用过程。我们有的患者已经戴了10年以上了,总体上有几千个病人,基本上没有出现严重的并发问题,你管理的严格基本上还是一个比较安全的技术。

    主持人:有的人会问,是不是在孩子阶段戴角膜塑形镜可以把近视治好?

    谢培英:应该说到目前为止,针对近视防治方法有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方法属于根治的,包括现在比如说你成年以后做手术,也不一定是根治的办法,角膜塑形镜也不是一个完全根治的办法,但是如果你使用的合理,在长期戴镜的情况下对近视发展有明显的控制和延缓的作用。我们有很多患者戴了三四年,然后停掉了,因为角膜可能会反弹回去,但是度数发现就没有再继续长,我们也做过这样的研究,我们有两组病人,一组病人平均戴三年左右,后来停了一两年,然后又戴自己的框架眼睛,还有一组病人一直戴框架眼睛,我们计算了一下,戴框架眼睛平均长75从这个意义上讲,对近视延缓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国外有很多报道,我们香港那边也有,香港理工大学也有一些报道,儿童的眼轴的增长,戴框架眼镜每年可能增长的比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镜增长率只有戴框架眼镜的二分之一左右。因为这个框架眼镜使近视会发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遗传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这个角膜塑形镜对他们也有用吗?

    谢培英:也有用。我们现在观察的几千个别人,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有的就是单纯的近视,有的还可能是一种,因为有家族的轴性近视,有的已经很高了,发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视,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说到国外的技术还有香港技术,我们这个技术是不是也是从国外引进过来的?

    谢培英:这个属于老树开新花,就是对近视进行一定的调控的话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已经开始有这个了。

    主持人:这么早啊!

    谢培英:但是那时候技术水平比较低,材料本身也没有出现透氧的硬型隐型眼镜,是不透氧的,在整个过程中比较繁杂,需要不断地更换镜片,最近角膜塑形镜的技术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样的话从加工,因为有了数控车床加工技术,材料呢有了比较好的材料,设计思路也有一些花样翻新,这样就促使质量变的比较快速、方便、准确、简洁,这样就容易被大家接受,应该是一种老技术开新花。()我们现在用的技术也是开始从美国那边传过来的。

    主持人:现在美国那边,国外配戴这个角膜塑形镜的人数多吗?

    谢培英:量不是太大。因为总体上来讲,就是两大趋势。总体来讲好象我们亚洲这边的比例高一点,因为什么呢?因为从对近视的控制和降低的效应来讲,亚洲人更为需求更大一点,因为这边的近视的发生率比较高一些。另外还有一个趋势,从欧洲那边,主要考虑怎么用角膜塑形镜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他们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视,在白天打球、参加娱乐活动不愿意戴眼镜,他们主要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是两大趋势。美国这两方面都有。另外美国,因为它跟我们中国情况不太一样,它是易胜博医生和视光医生是完全分开的,是两个领域的东西。在美国这个工作是视光医生做,而不是易胜博医生做。

    主持人:这两个有区别吗?

    谢培英:有。易胜博医生是做手术、用药物之类的。视光医生,我们所说一种跨学科概念,他应该把医科理工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比如说开发一些材料,做的设计,物理光学一些东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东西,这都属于工科的东西,传统医生做不了这个东西,等于分开了,等于两个不同的领域。

    主持人:那我们眼视光中心也像美国一样分开吗?

    谢培英:我们重点做视光的东西,就像美国的视光医生做的工作。但是从我们本人来讲,我们自己都是医学院校毕业的,后来在工作当中,因为我们可能对这个方面比较感兴趣,慢慢地对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探讨,所以我们的工作重心放在这块了,放在光学矫正这块了。

    主持人:我们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镜都要走什么流程?

    谢培英:如果要配个的话,首先一点你要对这个东西有所了解,你要跟医生有一个很好的咨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这之前要对眼睛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还要对他的整个光学成像系统做一个检查,一般检查项目要多达20多项。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谢培英:比如说角膜、结膜、晶体、外眼睛的情况都要检查情况有没有炎症、疾病、有什么异常问题。另外还有角膜的形状,我们要测一下它的弧度,还有测量整个角膜形状,差不多几千个点都要把它整个形状搞清楚了。因为要在这个基础上,因为你是对角膜进行矫型,所以角膜形状非常重要,比如说有的特别平、突的话,可能要考虑将来治疗效果不是很好,这就不是好的适应症,我们要先沟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边缘厚度都要测。

    主持人:是厚好还是薄好?

    谢培英:相对来进厚一点比较好。另外眼压,眼底,都要做,还要验光,你是多少度近视,有没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设计,这个都要看,还要测一下眼轴,要评价一下他今后近视发展的情况,另外他治疗之后的变化这个都要检查一下,当然进一步我们还要看一些内皮细胞、上皮细胞的水平,另外还要做一些它的光学成像的、光学质量,眼睛的情况,比如说除了一般的视力,还有光对比度,对比度的视力,甚至有必要还要做一些波前像差,还有泪膜,分泌量,稳定性等,做的项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们要在检查的基础上挑选一个我们认为比较合理的设计,要给他做试戴,一般要大约戴一个小时左右,做试戴的目的我们要看他对镜片的反映,有没有不良反映,还有这个设计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个相对的合理的吻,合度,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最后还要检查完之后,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进行一个微调整,给他定做镜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个检测,看看是不是和我们当时处方是相同的,另外对患者有一定的培训,告诉他怎么使用这个镜片,怎么戴、消毒、清洁、处理、跟医生配合,要对他有一次到两次的指导。所以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们角膜塑形镜也像眼镜店软性的眼镜,成批做好,比如说我是300,您就拿出一个300度的眼镜给我戴吗?

    谢培英:一般不是这样,大体上是两种程序,一种程序是像我们刚才说的,利用一个系列的试戴片,这个是有很多弧度准备好,你戴镜片的同时自己进行微调整。还有一种是利用角膜地形图的情况,国外就是很多利用这个方法,特别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结构跟我们东方人不一样,他们都是凹进去,而且对眼皮的影响不太明显,但是东方人影响很明显,他们就在角膜地形图做设计,之后直接给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进行修正,用这个的话成功率会高一些。

    主持人:亚洲人用第一种方法?

    谢培英:,这种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适合戴这种?

    谢培英:一个是我们要检查,如果发现眼睛有炎症,比如说有结膜、角膜的一些特殊问题,过大,或者过小,过陡、过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经发炎什么的,这些都不太适合使用。再一个就是说他,比如说抵抗力差一点,或者有全身的问题也不太适合。比如说他个人卫生差。()你看着他手都洗不干净的话,因为这个本身要用手来处理,他个人卫生管理比较差我们也不放心也不会让他去戴这个东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洁净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围,比如说有时经常有污染,也不好,环境污染也不好。再一个就是说要看它的,我们叫做医从性,他能不能跟我们医生有一个很好的配合性,这个我们要有一个判断,如果他医从性很不好,那我们也不给他戴,这样会很容易出问题。这个还是属于医疗的高消费,所以家庭条件差一点,比如说他没有办法定期更换镜片,一个镜片给你戴好几年也容易出问题,所以方方面面我们一定要考虑清楚,我们对患者的筛选也是很严格。

    主持人:前几年有过报道,OK镜其实不好什么的,这是不是,就是不适合他的人用了这个OK镜所以才这样?

    谢培英:,这个是这样子。这个OK镜好与不好的话,我觉得完全是因人而异的,但是总的来讲,根据我们的经验,还有国外先进经验的话,我们认为OK镜还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从美国、欧洲、加拿大那边也很重视这个,所以到目前为止已经开了三届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会,我们也参加了,就表明在整个国际社会对这项技术还是很关注的。几年前我们在北京也开过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学术高峰论坛,也针对国内情况做了这方面的工作,这个技术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关键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点,国外的话,因为当时前几年我们国内出了一些问题,国外的医生包括我们的医生坐下来分析了原因,有这么几点,第一点有很多东西是假冒伪劣的东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滥造。第二点我们从业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在大医院配的话没有什么问题,有出问题的是在小的医院,他们的工作人员不懂这个,没有把这个工作看作医疗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问题,另外一个是没有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指导,没有告诉他怎么戴等等一些问题,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问题。最近这几年国家也有一些相关的条例,这个医生的要求一定要是易胜博医生,而且是主治易胜博医生,还有医疗设备,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规范的单位做这个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要是规范化、严格化、科学化使用的话,这个效果还是比较好,也比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医院配戴这个矫型镜?

    谢培英:,或者到我们这些专业的中心。

    主持人:千万别到眼镜店?

    谢培英:这个按国家规定也不允许的。

    主持人:我们对于OK镜的护理应该是怎么样一个程序?

    谢培英:护理的话,镜片无论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洁非常重要。这个手也是一个附属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洁,另外镜片必须要使用专用的护理产品。

    主持人:护理液?

    谢培英:,有专门的护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洁,要用专门的护理液清洁,要不然该产生不良的影响。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护理液不一样吗?

    谢培英:不一样。如果护理不当可能清洁地不太干净,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东西跑到镜片里,如果这些东西聚集在镜片上会对眼睛产生不良影响,所以镜片的清洁护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这块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这块工作做不好的话也会造成一些隐患。所以呢,我们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也很注重、重视对患者这方面的培训,而且我们每次定期复查,每次定期复查的话我们都要确认一下这个患者在清洗镜片的操作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我们要重新地反反复复地给他强调一些注意事项。

    主持人:那我们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谢培英:一般的话睡眠时间,比如说中低度的近视就是7-9小时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说超过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这样的患者我们不主张他晚上戴,我们让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矫型吗?

    谢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这样的话全天可以维持一个恒定的好的视力效果,也会出现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从安全角度来讲,度数高,白天戴的话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现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说多睡一会儿就好。

    谢培英:不是这样的。这个对降低度数有一定的限度,我们现在做的降度的设计一般不超过600度。

    主持人:有网友问问题了,有问题说他从10岁开始近视了,现在已经23岁了,他说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刚才也说了没有一个方法都可以治愈。

    谢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术,有的多多少少还在回退,可能度数高的回退度数越高,比如说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术四五年就回退了,当然这个因人而异,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说这个还是完全成功的情况下,如果不成功,可能还会有其他一些问题,甚至严重的一些问题,风险比较大,不管怎么样,毕竟它还是一个手术,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个切削,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主持人:听着就比较可怕!还有朋友问,现在有很多眼镜店,是不是一般的在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毕竟医院还是贵一些。

    谢培英:我们现在强调验光问题,这个是很重要的,有的打着医学验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太清楚,因为验光的好与坏,会直接关系到眼镜配出来会不会对你眼睛有帮助,有的不好的话会对你眼睛不但没有帮助甚至还有危害。北京电视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镜店验光,拿到了7份眼光报告,这个报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来我们给他检查他是一个假性近视。当然说了你说的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讲究一定验光准确,我们讲究双眼的效果,我们要求双眼看起来比较协调、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说什么样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这样的背景、常识才能验光好。第二个眼镜要做的好,不能欺骗顾客,是不是有一个非常好的树脂镜片,包括瞳孔距离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不是说哪便宜到哪去,还是建议大家要到正规的地方,不管是医院还是眼镜店,因为有的医院条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给你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大家选择上还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镜好还是戴塑形镜好?

    谢培英:这个要确定他是真性近视还是假性近视,如果是假性近视先不要急于戴眼镜,还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视还要看一下他的发展趋势,如果发展速度非常快,还是戴塑形镜比较好,省了以后发展度数大了之后就不好了。这个我们也要做一个全面检查,通过全面检查,我们医生会对他有一个大致的判断,比如说眼轴长不长,还有根据当时验光的情况,弧度的测量,角膜厚度的测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况的了解,医生大致有一个判断,他是不是容易发展,他发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这样给他一个很好的建议。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镜一旦配了以后还要做复查吗?

    谢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们强调这是我们医疗服务的开始不是终结,所以我们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话,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们要求他三天就过来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们就要求他一个月,两个月做一个定期的检查。如果一旦发现有不舒服的感觉,一定不要再戴,而且尽快地到医院接受检查。所以对他的监控应该是很严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们也建议他到当地医院做一个复查,比如说三个月到六个月到我们中心做坚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没有眼疾?

    谢培英:对。比如说泪膜等等的问题。还有我们要对镜片进行检查,在他使用过程中有没有处理干净,有没有磨损、缺损、变色之类的异常情况,我们每次检查都要做检查,还有查视力,眼睛、镜片的护理情况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确的地方我们进行指导。

    主持人:那就是复查的时候戴镜片过去?

    谢培英:,戴镜、摘镜都要检查。

    主持人:是戴着过去查吗?

    谢培英:这个要看时间,如果是一早的话戴着来就可以了。这个也是因人而异。

    主持人:那复查的话,一般都会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谢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第二天摘镜可能有黏膜粘一下,这个我们通常建议大家点一些润滑的液体,可能会有小的脱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点吗?

    谢培英:嗯。这个镜片寿命我们要求不超过两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丢掉,不遵医嘱会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这个就不好了,这个眼镜已经老化变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这样看东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现。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遗属。那角膜塑形镜大概费用要多少?

    谢培英:这个要因人而异,一个看你采用哪种方法,还有要根据度数来,根据选择的不同厂家,比如说我用荷兰或者日本或者美国,这个定位都不太一样。

    主持人:这个是让患者来选的吗?

    谢培英:我们会给他一个介绍,最主要由医生选择,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还有一个设计问题,每一设计可能适合于不同的眼镜,哪种眼镜最适合你只有医生最有数,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当然有一个价位的问题让患者选择。我们一般从三千多块钱到56千块钱这么一个档次,这个还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东西,如果我们在香港配的话可能要一万六。

    主持人:这么贵。

    谢培英:,每个地方和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可能广州上海比我们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实跟度数有关。

    谢培英:,度数高相对来讲难度大一点,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医院可以做这个?

    谢培英:目前除了我们,人民医院可能少量地做一点,原来有北大小儿易胜博也少量地做一点点,其他地方好象就没有在做。

    主持人:没有专业地研究?

    谢培英:,这个工作很麻烦,一个是需要你有这样的专业技术,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责任心,要反复不断地监控患者,跟一般的易胜博治疗,做一个手术,用点药,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医院没有办法考虑这个,他没有这么多时间,大部分病人可能通过手术、药物治疗,没有办法考虑做这个。

    主持人:这个技术在全国肯定应用的就更少了?

    谢培英:,除了北京,广州中山易胜博中心做的量还是挺多的,大概有几千个病人了。还有像上海一些医院。

    主持人:有网友在说,角膜塑形镜和准分子激光手术有什么区别吗?

    谢培英:最大的区别一个是手术一个是物理治疗,物理治疗就是使它的形状发生变形,但是不破坏角膜组织,所以相对来讲,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状还会恢复到原装,是一个可逆的改变,手术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说给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复到原状,可能危险系数比较大一点,虽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话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还有说这个会引起暴盲。

    谢培英:这个会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会有的,就是说比如说我看这个手,五个手指头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纹理就看不清楚,这个要是成功的话也就是维持几十年,比如说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镜吗?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有没有针对老花的?

    谢培英:已经开始有了。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长期配戴不会有问题吗?

    谢培英:我们也在研究,我们还发过一篇文章,就是这个戴时间长了之后对眼睛有什么不良影响,基本上没有什么,比如说角膜细胞、密度、形态都没有什么太大改变,没有什么太多影响,而且从并发症来讲,也就是一些轻微的并发症,比如说轻微的充血、细点状的脱落,但是这个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脱一层要长一层。所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说严重的角膜感染这些问题,最近几年也是很少见,很少见,所以总体来讲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咱们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也差不多了。在访谈之前对OK镜存有疑虑的网友,听完了我们的访谈估计应该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谢谢您来我们雅虎访谈做客,谢谢!

    谢培英:谢谢!

     

    ,Tahoma; mso-ascii-font-family: Verdana; mso-hansi-font-family: Verdana">,而第一组长的度数只有0.08,所以差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讲,对近视延缓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国外有很多报道,我们香港那边也有,香港理工大学也有一些报道,儿童的眼轴的增长,戴框架眼镜每年可能增长的比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镜增长率只有戴框架眼镜的二分之一左右。因为这个框架眼镜使近视会发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遗传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这个角膜塑形镜对他们也有用吗?

    谢培英:也有用。我们现在观察的几千个别人,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有的就是单纯的近视,有的还可能是一种,因为有家族的轴性近视,有的已经很高了,发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视,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说到国外的技术还有香港技术,我们这个技术是不是也是从国外引进过来的?

    谢培英:这个属于老树开新花,就是对近视进行一定的调控的话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已经开始有这个了。

    主持人:这么早啊!

    谢培英:但是那时候技术水平比较低,材料本身也没有出现透氧的硬型隐型眼镜,是不透氧的,在整个过程中比较繁杂,需要不断地更换镜片,最近角膜塑形镜的技术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样的话从加工,因为有了数控车床加工技术,材料呢有了比较好的材料,设计思路也有一些花样翻新,这样就促使质量变的比较快速、方便、准确、简洁,这样就容易被大家接受,应该是一种老技术开新花。()我们现在用的技术也是开始从美国那边传过来的。

    主持人:现在美国那边,国外配戴这个角膜塑形镜的人数多吗?

    谢培英:量不是太大。因为总体上来讲,就是两大趋势。总体来讲好象我们亚洲这边的比例高一点,因为什么呢?因为从对近视的控制和降低的效应来讲,亚洲人更为需求更大一点,因为这边的近视的发生率比较高一些。另外还有一个趋势,从欧洲那边,主要考虑怎么用角膜塑形镜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他们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视,在白天打球、参加娱乐活动不愿意戴眼镜,他们主要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是两大趋势。美国这两方面都有。另外美国,因为它跟我们中国情况不太一样,它是易胜博医生和视光医生是完全分开的,是两个领域的东西。在美国这个工作是视光医生做,而不是易胜博医生做。

    主持人:这两个有区别吗?

    谢培英:有。易胜博医生是做手术、用药物之类的。视光医生,我们所说一种跨学科概念,他应该把医科理工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比如说开发一些材料,做的设计,物理光学一些东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东西,这都属于工科的东西,传统医生做不了这个东西,等于分开了,等于两个不同的领域。

    主持人:那我们眼视光中心也像美国一样分开吗?

    谢培英:我们重点做视光的东西,就像美国的视光医生做的工作。但是从我们本人来讲,我们自己都是医学院校毕业的,后来在工作当中,因为我们可能对这个方面比较感兴趣,慢慢地对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探讨,所以我们的工作重心放在这块了,放在光学矫正这块了。

    主持人:我们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镜都要走什么流程?

    谢培英:如果要配一个的话,首先一点你要对这个东西有所了解,你要跟医生有一个很好的咨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这之前要对眼睛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还要对他的整个光学成像系统做一个检查,一般检查项目要多达20多项。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谢培英:比如说角膜、结膜、晶体、外眼睛的情况都要检查情况有没有炎症、疾病、有什么异常问题。另外还有角膜的形状,我们要测一下它的弧度,还有测量整个角膜形状,差不多几千个点都要把它整个形状搞清楚了。因为要在这个基础上,因为你是对角膜进行矫型,所以角膜形状非常重要,比如说有的特别平、突的话,可能要考虑将来治疗效果不是很好,这就不是好的适应症,我们要先沟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边缘厚度都要测。

    主持人:是厚好还是薄好?

    谢培英:相对来进厚一点比较好。另外眼压,眼底,都要做,还要验光,你是多少度近视,有没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设计,这个都要看,还要测一下眼轴,要评价一下他今后近视发展的情况,另外他治疗之后的变化这个都要检查一下,当然进一步我们还要看一些内皮细胞、上皮细胞的水平,另外还要做一些它的光学成像的、光学质量,眼睛的情况,比如说除了一般的视力,还有光对比度,对比度的视力,甚至有必要还要做一些波前像差,还有泪膜,分泌量,稳定性等,做的项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们要在检查的基础上挑选一个我们认为比较合理的设计,要给他做试戴,一般要大约戴一个小时左右,做试戴的目的我们要看他对镜片的反映,有没有不良反映,还有这个设计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个相对的合理的吻合度,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最后还要检查完之后,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进行一个微调整,给他定做镜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个检测,看看是不是和我们当时处方是相同的,另外对患者有一定的培训,告诉他怎么使用这个镜片,怎么戴、消毒、清洁、处理、跟医生配合,要对他有一次到两次的指导。所以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们角膜塑形镜也像眼镜店软性的眼镜,成批做好,比如说我是300,您就拿出一个300度的眼镜给我戴吗?

    谢培英:一般不是这样,大体上是两种程序,一种程序是像我们刚才说的,利用一个系列的试戴片,这个是有很多弧度准备好,你戴镜片的同时自己进行微调整。

    还有一种是利用角膜地形图的情况,国外就是很多利用这个方法,特别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结构跟我们东方人不一样,他们都是凹进去,而且对眼皮的影响不太明显,但是东方人影响很明显,他们就在角膜地形图做设计,之后直接给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进行修正,用这个的话成功率会高一些。

    主持人:亚洲人用第一种方法?

    谢培英:,这种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适合戴这种?

    谢培英:一个是我们要检查,如果发现眼睛有炎症,比如说有结膜、角膜的一些特殊问题,过大,或者过小,过陡、过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经发炎什么的,这些都不太适合使用。再一个就是说他,比如说抵抗力差一点,或者有全身的问题也不太适合。比如说他个人卫生差。()你看着他手都洗不干净的话,因为这个本身要用手来处理,他个人卫生管理比较差我们也不放心也不会让他去戴这个东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洁净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围,比如说有时经常有污染,也不好,环境污染也不好。再一个就是说要看它的,我们叫做医从性,他能不能跟我们医生有一个很好的配合性,这个我们要有一个判断,如果他医从性很不好,那我们也不给他戴,这样会很容易出问题。这个还是属于医疗的高消费,所以家庭条件差一点,比如说他没有办法定期更换镜片,一个镜片给你戴好几年也容易出问题,所以方方面面我们一定要考虑清楚,我们对患者的筛选也是很严格。

    主持人:前几年有过报道,OK镜其实不好什么的,这是不是,就是不适合他的人用了这个OK镜所以才这样?

    谢培英:,这个是这样子。这个OK镜好与不好的话,我觉得完全是因人而异的,但是总的来讲,根据我们的经验,还有国外先进经验的话,我们认为OK镜还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从美国、欧洲、加拿大那边也很重视这个,所以到目前为止已经开了三届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会,我们也参加了,就表明在整个国际社会对这项技术还是很关注的。几年前我们在北京也开过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学术高峰论坛,也针对国内情况做了这方面的工作,这个技术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关键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点,国外的话,因为当时前几年我们国内出了一些问题,国外的医生包括我们的医生坐下来分析了原因,有这么几点,第一点有很多东西是假冒伪劣的东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滥造。第二点我们从业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在大医院配的话没有什么问题,有出问题的是在小的医院,他们的工作人员不懂这个,没有把这个工作看作医疗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问题,另外一个是没有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指导,没有告诉他怎么戴等等一些问题,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问题。最近这几年国家也有一些相关的条例,这个医生的要求一定要是易胜博医生,而且是主治易胜博医生,还有医疗设备,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规范的单位做这个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要是规范化、严格化、科学化使用的话,这个效果还是比较好,也比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医院配戴这个矫型镜?

    谢培英:,或者到我们这些专业的中心。

    主持人:千万别到眼镜店?

    谢培英:这个按国家规定也不允许的。

    主持人:我们对于OK镜的护理应该是怎么样一个程序?

    谢培英:护理的话,镜片无论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洁非常重要。这个手也是一个附属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洁,另外镜片必须要使用专用的护理产品。

    主持人:护理液?

    谢培英:,有专门的护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洁,要用专门的护理液清洁,要不然该产生不良的影响。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护理液不一样吗?

    谢培英:不一样。如果护理不当可能清洁地不太干净,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东西跑到镜片里,如果这些东西聚集在镜片上会对眼睛产生不良影响,所以镜片的清洁护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这块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这块工作做不好的话也会造成一些隐患。所以呢,我们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也很注重、重视对患者这方面的培训,而且我们每次定期复查,每次定期复查的话我们都要确认一下这个患者在清洗镜片的操作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我们要重新地反反复复地给他强调一些注意事项。

    主持人:那我们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谢培英:一般的话睡眠时间,比如说中低度的近视就是7-9小时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说超过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这样的患者我们不主张他晚上戴,我们让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矫型吗?

    谢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这样的话全天可以维持一个恒定的好的视力效果,也会出现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从安全角度来讲,度数高,白天戴的话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现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说多睡一会儿就好。

    谢培英:不是这样的。这个对降低度数有一定的限度,我们现在做的降度的设计一般不超过600度。

    主持人:有网友问问题了,有问题说他从10岁开始近视了,现在已经23岁了,他说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刚才也说了没有一个方法都可以治愈。

    谢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术,有的多多少少还在回退,可能度数高的回退度数越高,比如说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术四五年就回退了,当然这个因人而异,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说这个还是完全成功的情况下,如果不成功,可能还会有其他一些问题,甚至严重的一些问题,风险比较大,不管怎么样,毕竟它还是一个手术,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个切削,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主持人:听着就比较可怕!还有朋友问,现在有很多眼镜店,是不是一般的在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毕竟医院还是贵一些。

    谢培英:我们现在强调验光问题,这个是很重要的,有的打着医学验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太清楚,因为验光的好与坏,会直接关系到眼镜配出来会不会对你眼睛有帮助,有的不好的话会对你眼睛不但没有帮助甚至还有危害。北京电视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镜店验光,拿到了7份眼光报告,这个报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来我们给他检查他是一个假性近视。当然说了你说的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讲究一定验光准确,我们讲究双眼的效果,我们要求双眼看起来比较协调、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说什么样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这样的背景、常识才能验光好。第二个眼镜要做的好,不能欺骗顾客,是不是有一个非常好的树脂镜片,包括瞳孔距离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不是说哪便宜到哪去,还是建议大家要到正规的地方,不管是医院还是眼镜店,因为有的医院条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给你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大家选择上还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镜好还是戴塑形镜好?

    谢培英:这个要确定他是真性近视还是假性近视,如果是假性近视先不要急于戴眼镜,还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视还要看一下他的发展趋势,如果发展速度非常快,还是戴塑形镜比较好,省了以后发展度数大了之后就不好了。这个我们也要做一个全面检查,通过全面检查,我们医生会对他有一个大致的判断,比如说眼轴长不长,还有根据当时验光的情况,弧度的测量,角膜厚度的测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况的了解,医生大致有一个判断,他是不是容易发展,他发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这样给他一个很好的建议。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镜一旦配了以后还要做复查吗?

    谢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们强调这是我们医疗服务的开始不是终结,所以我们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话,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们要求他三天就过来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们就要求他一个月,两个月做一个定期的检查。如果一旦发现有不舒服的感觉,一定不要再戴,而且尽快地到医院接受检查。所以对他的监控应该是很严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们也建议他到当地医院做一个复查,比如说三个月到六个月到我们中心做坚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没有眼疾?

    谢培英:对。比如说泪膜等等的问题。还有我们要对镜片进行检查,在他使用过程中有没有处理干净,有没有磨损、缺损、变色之类的异常情况,我们每次检查都要做检查,还有查视力,眼睛、镜片的护理情况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确的地方我们进行指导。

    主持人:那就是复查的时候戴镜片过去?

    谢培英:,戴镜、摘镜都要检查。

    主持人:是戴着过去查吗?

    谢培英:这个要看时间,如果是一早的话戴着来就可以了。这个也是因人而异。

    主持人:那复查的话,一般都会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谢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第二天摘镜可能有黏膜粘一下,这个我们通常建议大家点一些润滑的液体,可能会有小的脱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点吗?

    谢培英:嗯。这个镜片寿命我们要求不超过两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丢掉,不遵医嘱会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这个就不好了,这个眼镜已经老化变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这样看东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现。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遗属。那角膜塑形镜大概费用要多少?

    谢培英:这个要因人而异,一个看你采用哪种方法,还有要根据度数来,根据选择的不同厂家,比如说我用荷兰或者日本或者美国,这个定位都不太一样。

    主持人:这个是让患者来选的吗?

    谢培英:我们会给他一个介绍,最主要由医生选择,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还有一个设计问题,每一设计可能适合于不同的眼镜,哪种眼镜最适合你只有医生最有数,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当然有一个价位的问题让患者选择。我们一般从三千多块钱到56千块钱这么一个档次,这个还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东西,如果我们在香港配的话可能要一万六。

    主持人:这么贵。

    谢培英:,每个地方和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可能广州上海比我们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实跟度数有关。

    谢培英:,度数高相对来讲难度大一点,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医院可以做这个?

    谢培英:目前除了我们,人民医院可能少量地做一点,原来有北大小儿易胜博也少量地做一点点,其他地方好象就没有在做。

    主持人:没有专业地研究?

    谢培英:,这个工作很麻烦,一个是需要你有这样的专业技术,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责任心,要反复不断地监控患者,跟一般的易胜博治疗,做一个手术,用点药,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医院没有办法考虑这个,他没有这么多时间,大部分病人可能通过手术、药物治疗,没有办法考虑做这个。

    主持人:这个技术在全国肯定应用的就更少了?

    谢培英:,除了北京,广州中山易胜博中心做的量还是挺多的,大概有几千个病人了。还有像上海一些医院。

    主持人:有网友在说,角膜塑形镜和准分子激光手术有什么区别吗?

    谢培英:最大的区别一个是手术一个是物理治疗,物理治疗就是使它的形状发生变形,但是不破坏角膜组织,所以相对来讲,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状还会恢复到原装,是一个可逆的改变,手术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说给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复到原状,可能危险系数比较大一点,虽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话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还有说这个会引起暴盲。

    谢培英:这个会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会有的,就是说比如说我看这个手,五个手指头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纹理就看不清楚,这个要是成功的话也就是维持几十年,比如说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镜吗?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有没有针对老花的?

    谢培英:已经开始有了。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长期配戴不会有问题吗?

    谢培英:我们也在研究,我们还发过一篇文章,就是这个戴时间长了之后对眼睛有什么不良影响,基本上没有什么,比如说角膜细胞、密度、形态都没有什么太大改变,没有什么太多影响,而且从并发症来讲,也就是一些轻微的并发症,比如说轻微的充血、细点状的脱落,但是这个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脱一层要长一层。所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说严重的角膜感染这些问题,最近几年也是很少见,很少见,所以总体来讲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咱们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也差不多了。在访谈之前对OK镜存有疑虑的网友,听完了我们的访谈估计应该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谢谢您来我们雅虎访谈做客,谢谢!

    谢培英:谢谢!

     


     

     

     

     

     

     

     

     

     

     

    眼视光中心主任谢培英谈硬性角膜塑形镜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雅虎嘉宾访谈!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北京大学医学部眼视光中心主任谢培英主任,欢迎您!

    谢培英:大家好。

    主持人:既然是眼视光中心,那今天我们主要讨论一下近视以及角膜塑形镜的问题。首先请您给我们讲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镜。

    谢培英:好的,我先介绍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镜,就是一种物理矫形的办法,通过设定的、程序化的一种特殊设计的一种硬质的角膜塑形镜让它戴眼睛表面然后促使角膜按照我们设定的合理的形状发生变形,通过形状的改变就可以使它原来存在的近视、散光一些问题得到一些有效的矫正,这样可以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同时如果长期使用可以使近视得到一定的控制,可能起到预防和治疗的效应。所以说这个方法应该说在目前,在最近这几年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技术,一个新的技术,特别是对于控制近视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

    主持人:是不是我们平时说的OK?

    谢培英:对。过去我们俗称叫OK镜。但是学名我们叫做角膜塑形镜或者叫做角膜矫形镜,是一个物理的方法。 
    主持人:那它的原理是什么呢?怎么说戴这么一个隐型眼镜就会会把角膜给塑形了?

    谢培英:这个一般来说软性东西会随着硬性的东西会发生变型,我们眼睛角膜比较软质的东西,这个角膜塑形镜硬度比角膜硬度要高,所以在戴镜的过程当中就会逐渐地发生一个形状的改变,这个现象实际上已经从十几年前已经发现了,也就是近几年用这个方法对角膜产生一个合理塑形的治疗方法。

    主持人:您说它有一定的硬度,会不会对眼睛不太好?

    谢培英:一般来讲,因为硬质的角膜接触镜的这个技术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我们先不说塑形镜,就是说普通的硬质的角膜接触镜,或者我们把它叫做RGP,那么这项技术,比如说在世界各地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配戴过,而且在使用过程中得到了证实,它对一些近视、远视、散光特别是高度的,都有很好的矫正效果,而且长期使用也没有对眼睛造成特别的不良影响,当然前提是在科学和规范的使用前提之下可以达到一个安全有效的作用。所以,这个说硬性角膜塑形镜这个技术是一个好的东西,使用好的话是一个安全有效的方法。

    主持人:哪些人适合戴这些硬性角膜塑形镜?

    谢培英:它的适用范围是很宽广的。一般我们说所有眼睛涉及到视力矫正方面,如果说在框架眼镜没有好的效果的话它都可以用,就是我刚才说的近视、散光,高度的特别是,还有手术后,有的做一些激光手术后还有角膜移植手术后还有先天异常等等,所有易胜博的疑难问题都可以利用这个得到一个好的解决,所以它在光学效果上应该在目前所有一些光学镜片里它是最优质的最有优势的。

    主持人:您刚才说激光手术以后也要戴这个吗?

    谢培英:激光手术因为有些患者并没有达到他手术前的效应,比如说他是想摘掉眼镜,想获得一个好的视觉效果,但是没有达到这个效果,可能残存一些度数,有的时候没有减少有的时候还增加一些散光的问题,这种情况又不能反复做手术,所以对这样的患者我们也考虑利用这个技术进行矫正,这个效果也不错我们中心差不多有一两百个这样的患者,都是因为做完手术

    主持人:没有达到心理要求?

    谢培英:,有的甚至于很糟糕,还有一些病发的问题,用这个都可以获得比较好的效果。

    主持人:有的不敢做手术就怕有后遗症。

    谢培英:,手术应该慎重,特别是小孩,在一些近视发展快的孩子,我们建议他选择非手术的方法。

    主持人:未成年的学生也可以戴那个吗?

    谢培英:可以的。现在我们治疗这个呢大针对青少年近视,比如说在10岁左右,一直到20岁左右,这个近视是发展最快的阶段,这个阶段特别是有些家族,比如说父母或者家里面有近视的孩子发展很快,每年可能长100200,像这样的孩子不给予控制的话很容易发展成高度近视,这样对以后学习、就业都产生不良的影响。这样我们主张早期控制,早期干预越好。那么很多方法,有很多方法,总体讲国际上认可的还是角膜塑形镜。

    主持人:比较安全?

    谢培英: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当然它有前提,前提就是必须要在医生的严格指导之下,有一个科学的验配、使用过程。我们有的患者已经戴了10年以上了,总体上有几千个病人,基本上没有出现严重的并发问题,你管理的严格基本上还是一个比较安全的技术。

    主持人:有的人会问,是不是在孩子阶段戴角膜塑形镜可以把近视治好?

    谢培英:应该说到目前为止,针对近视防治方法有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方法属于根治的,包括现在比如说你成年以后做手术,也不一定是根治的办法,角膜塑形镜也不是一个完全根治的办法,但是如果你使用的合理,在长期戴镜的情况下对近视发展有明显的控制和延缓的作用。我们有很多患者戴了三四年,然后停掉了,因为角膜可能会反弹回去,但是度数发现就没有再继续长,我们也做过这样的研究,我们有两组病人,一组病人平均戴三年左右,后来停了一两年,然后又戴自己的框架眼睛,还有一组病人一直戴框架眼睛,我们计算了一下,戴框架眼睛平均长75从这个意义上讲,对近视延缓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国外有很多报道,我们香港那边也有,香港理工大学也有一些报道,儿童的眼轴的增长,戴框架眼镜每年可能增长的比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镜增长率只有戴框架眼镜的二分之一左右。因为这个框架眼镜使近视会发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遗传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这个角膜塑形镜对他们也有用吗?

    谢培英:也有用。我们现在观察的几千个别人,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有的就是单纯的近视,有的还可能是一种,因为有家族的轴性近视,有的已经很高了,发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视,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说到国外的技术还有香港技术,我们这个技术是不是也是从国外引进过来的?

    谢培英:这个属于老树开新花,就是对近视进行一定的调控的话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已经开始有这个了。

    主持人:这么早啊!

    谢培英:但是那时候技术水平比较低,材料本身也没有出现透氧的硬型隐型眼镜,是不透氧的,在整个过程中比较繁杂,需要不断地更换镜片,最近角膜塑形镜的技术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样的话从加工,因为有了数控车床加工技术,材料呢有了比较好的材料,设计思路也有一些花样翻新,这样就促使质量变的比较快速、方便、准确、简洁,这样就容易被大家接受,应该是一种老技术开新花。()我们现在用的技术也是开始从美国那边传过来的。

    主持人:现在美国那边,国外配戴这个角膜塑形镜的人数多吗?

    谢培英:量不是太大。因为总体上来讲,就是两大趋势。总体来讲好象我们亚洲这边的比例高一点,因为什么呢?因为从对近视的控制和降低的效应来讲,亚洲人更为需求更大一点,因为这边的近视的发生率比较高一些。另外还有一个趋势,从欧洲那边,主要考虑怎么用角膜塑形镜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他们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视,在白天打球、参加娱乐活动不愿意戴眼镜,他们主要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是两大趋势。美国这两方面都有。另外美国,因为它跟我们中国情况不太一样,它是易胜博医生和视光医生是完全分开的,是两个领域的东西。在美国这个工作是视光医生做,而不是易胜博医生做。

    主持人:这两个有区别吗?

    谢培英:有。易胜博医生是做手术、用药物之类的。视光医生,我们所说一种跨学科概念,他应该把医科理工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比如说开发一些材料,做的设计,物理光学一些东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东西,这都属于工科的东西,传统医生做不了这个东西,等于分开了,等于两个不同的领域。

    主持人:那我们眼视光中心也像美国一样分开吗?

    谢培英:我们重点做视光的东西,就像美国的视光医生做的工作。但是从我们本人来讲,我们自己都是医学院校毕业的,后来在工作当中,因为我们可能对这个方面比较感兴趣,慢慢地对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探讨,所以我们的工作重心放在这块了,放在光学矫正这块了。

    主持人:我们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镜都要走什么流程?

    谢培英:如果要配个的话,首先一点你要对这个东西有所了解,你要跟医生有一个很好的咨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这之前要对眼睛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还要对他的整个光学成像系统做一个检查,一般检查项目要多达20多项。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谢培英:比如说角膜、结膜、晶体、外眼睛的情况都要检查情况有没有炎症、疾病、有什么异常问题。另外还有角膜的形状,我们要测一下它的弧度,还有测量整个角膜形状,差不多几千个点都要把它整个形状搞清楚了。因为要在这个基础上,因为你是对角膜进行矫型,所以角膜形状非常重要,比如说有的特别平、突的话,可能要考虑将来治疗效果不是很好,这就不是好的适应症,我们要先沟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边缘厚度都要测。

    主持人:是厚好还是薄好?

    谢培英:相对来进厚一点比较好。另外眼压,眼底,都要做,还要验光,你是多少度近视,有没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设计,这个都要看,还要测一下眼轴,要评价一下他今后近视发展的情况,另外他治疗之后的变化这个都要检查一下,当然进一步我们还要看一些内皮细胞、上皮细胞的水平,另外还要做一些它的光学成像的、光学质量,眼睛的情况,比如说除了一般的视力,还有光对比度,对比度的视力,甚至有必要还要做一些波前像差,还有泪膜,分泌量,稳定性等,做的项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们要在检查的基础上挑选一个我们认为比较合理的设计,要给他做试戴,一般要大约戴一个小时左右,做试戴的目的我们要看他对镜片的反映,有没有不良反映,还有这个设计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个相对的合理的吻,合度,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最后还要检查完之后,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进行一个微调整,给他定做镜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个检测,看看是不是和我们当时处方是相同的,另外对患者有一定的培训,告诉他怎么使用这个镜片,怎么戴、消毒、清洁、处理、跟医生配合,要对他有一次到两次的指导。所以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们角膜塑形镜也像眼镜店软性的眼镜,成批做好,比如说我是300,您就拿出一个300度的眼镜给我戴吗?

    谢培英:一般不是这样,大体上是两种程序,一种程序是像我们刚才说的,利用一个系列的试戴片,这个是有很多弧度准备好,你戴镜片的同时自己进行微调整。还有一种是利用角膜地形图的情况,国外就是很多利用这个方法,特别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结构跟我们东方人不一样,他们都是凹进去,而且对眼皮的影响不太明显,但是东方人影响很明显,他们就在角膜地形图做设计,之后直接给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进行修正,用这个的话成功率会高一些。

    主持人:亚洲人用第一种方法?

    谢培英:,这种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适合戴这种?

    谢培英:一个是我们要检查,如果发现眼睛有炎症,比如说有结膜、角膜的一些特殊问题,过大,或者过小,过陡、过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经发炎什么的,这些都不太适合使用。再一个就是说他,比如说抵抗力差一点,或者有全身的问题也不太适合。比如说他个人卫生差。()你看着他手都洗不干净的话,因为这个本身要用手来处理,他个人卫生管理比较差我们也不放心也不会让他去戴这个东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洁净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围,比如说有时经常有污染,也不好,环境污染也不好。再一个就是说要看它的,我们叫做医从性,他能不能跟我们医生有一个很好的配合性,这个我们要有一个判断,如果他医从性很不好,那我们也不给他戴,这样会很容易出问题。这个还是属于医疗的高消费,所以家庭条件差一点,比如说他没有办法定期更换镜片,一个镜片给你戴好几年也容易出问题,所以方方面面我们一定要考虑清楚,我们对患者的筛选也是很严格。

    主持人:前几年有过报道,OK镜其实不好什么的,这是不是,就是不适合他的人用了这个OK镜所以才这样?

    谢培英:,这个是这样子。这个OK镜好与不好的话,我觉得完全是因人而异的,但是总的来讲,根据我们的经验,还有国外先进经验的话,我们认为OK镜还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从美国、欧洲、加拿大那边也很重视这个,所以到目前为止已经开了三届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会,我们也参加了,就表明在整个国际社会对这项技术还是很关注的。几年前我们在北京也开过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学术高峰论坛,也针对国内情况做了这方面的工作,这个技术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关键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点,国外的话,因为当时前几年我们国内出了一些问题,国外的医生包括我们的医生坐下来分析了原因,有这么几点,第一点有很多东西是假冒伪劣的东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滥造。第二点我们从业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在大医院配的话没有什么问题,有出问题的是在小的医院,他们的工作人员不懂这个,没有把这个工作看作医疗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问题,另外一个是没有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指导,没有告诉他怎么戴等等一些问题,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问题。最近这几年国家也有一些相关的条例,这个医生的要求一定要是易胜博医生,而且是主治易胜博医生,还有医疗设备,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规范的单位做这个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要是规范化、严格化、科学化使用的话,这个效果还是比较好,也比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医院配戴这个矫型镜?

    谢培英:,或者到我们这些专业的中心。

    主持人:千万别到眼镜店?

    谢培英:这个按国家规定也不允许的。

    主持人:我们对于OK镜的护理应该是怎么样一个程序?

    谢培英:护理的话,镜片无论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洁非常重要。这个手也是一个附属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洁,另外镜片必须要使用专用的护理产品。

    主持人:护理液?

    谢培英:,有专门的护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洁,要用专门的护理液清洁,要不然该产生不良的影响。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护理液不一样吗?

    谢培英:不一样。如果护理不当可能清洁地不太干净,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东西跑到镜片里,如果这些东西聚集在镜片上会对眼睛产生不良影响,所以镜片的清洁护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这块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这块工作做不好的话也会造成一些隐患。所以呢,我们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也很注重、重视对患者这方面的培训,而且我们每次定期复查,每次定期复查的话我们都要确认一下这个患者在清洗镜片的操作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我们要重新地反反复复地给他强调一些注意事项。

    主持人:那我们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谢培英:一般的话睡眠时间,比如说中低度的近视就是7-9小时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说超过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这样的患者我们不主张他晚上戴,我们让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矫型吗?

    谢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这样的话全天可以维持一个恒定的好的视力效果,也会出现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从安全角度来讲,度数高,白天戴的话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现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说多睡一会儿就好。

    谢培英:不是这样的。这个对降低度数有一定的限度,我们现在做的降度的设计一般不超过600度。

    主持人:有网友问问题了,有问题说他从10岁开始近视了,现在已经23岁了,他说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刚才也说了没有一个方法都可以治愈。

    谢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术,有的多多少少还在回退,可能度数高的回退度数越高,比如说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术四五年就回退了,当然这个因人而异,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说这个还是完全成功的情况下,如果不成功,可能还会有其他一些问题,甚至严重的一些问题,风险比较大,不管怎么样,毕竟它还是一个手术,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个切削,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主持人:听着就比较可怕!还有朋友问,现在有很多眼镜店,是不是一般的在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毕竟医院还是贵一些。

    谢培英:我们现在强调验光问题,这个是很重要的,有的打着医学验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太清楚,因为验光的好与坏,会直接关系到眼镜配出来会不会对你眼睛有帮助,有的不好的话会对你眼睛不但没有帮助甚至还有危害。北京电视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镜店验光,拿到了7份眼光报告,这个报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来我们给他检查他是一个假性近视。当然说了你说的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讲究一定验光准确,我们讲究双眼的效果,我们要求双眼看起来比较协调、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说什么样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这样的背景、常识才能验光好。第二个眼镜要做的好,不能欺骗顾客,是不是有一个非常好的树脂镜片,包括瞳孔距离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不是说哪便宜到哪去,还是建议大家要到正规的地方,不管是医院还是眼镜店,因为有的医院条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给你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大家选择上还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镜好还是戴塑形镜好?

    谢培英:这个要确定他是真性近视还是假性近视,如果是假性近视先不要急于戴眼镜,还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视还要看一下他的发展趋势,如果发展速度非常快,还是戴塑形镜比较好,省了以后发展度数大了之后就不好了。这个我们也要做一个全面检查,通过全面检查,我们医生会对他有一个大致的判断,比如说眼轴长不长,还有根据当时验光的情况,弧度的测量,角膜厚度的测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况的了解,医生大致有一个判断,他是不是容易发展,他发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这样给他一个很好的建议。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镜一旦配了以后还要做复查吗?

    谢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们强调这是我们医疗服务的开始不是终结,所以我们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话,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们要求他三天就过来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们就要求他一个月,两个月做一个定期的检查。如果一旦发现有不舒服的感觉,一定不要再戴,而且尽快地到医院接受检查。所以对他的监控应该是很严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们也建议他到当地医院做一个复查,比如说三个月到六个月到我们中心做坚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没有眼疾?

    谢培英:对。比如说泪膜等等的问题。还有我们要对镜片进行检查,在他使用过程中有没有处理干净,有没有磨损、缺损、变色之类的异常情况,我们每次检查都要做检查,还有查视力,眼睛、镜片的护理情况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确的地方我们进行指导。

    主持人:那就是复查的时候戴镜片过去?

    谢培英:,戴镜、摘镜都要检查。

    主持人:是戴着过去查吗?

    谢培英:这个要看时间,如果是一早的话戴着来就可以了。这个也是因人而异。

    主持人:那复查的话,一般都会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谢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第二天摘镜可能有黏膜粘一下,这个我们通常建议大家点一些润滑的液体,可能会有小的脱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点吗?

    谢培英:嗯。这个镜片寿命我们要求不超过两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丢掉,不遵医嘱会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这个就不好了,这个眼镜已经老化变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这样看东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现。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遗属。那角膜塑形镜大概费用要多少?

    谢培英:这个要因人而异,一个看你采用哪种方法,还有要根据度数来,根据选择的不同厂家,比如说我用荷兰或者日本或者美国,这个定位都不太一样。

    主持人:这个是让患者来选的吗?

    谢培英:我们会给他一个介绍,最主要由医生选择,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还有一个设计问题,每一设计可能适合于不同的眼镜,哪种眼镜最适合你只有医生最有数,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当然有一个价位的问题让患者选择。我们一般从三千多块钱到56千块钱这么一个档次,这个还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东西,如果我们在香港配的话可能要一万六。

    主持人:这么贵。

    谢培英:,每个地方和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可能广州上海比我们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实跟度数有关。

    谢培英:,度数高相对来讲难度大一点,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医院可以做这个?

    谢培英:目前除了我们,人民医院可能少量地做一点,原来有北大小儿易胜博也少量地做一点点,其他地方好象就没有在做。

    主持人:没有专业地研究?

    谢培英:,这个工作很麻烦,一个是需要你有这样的专业技术,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责任心,要反复不断地监控患者,跟一般的易胜博治疗,做一个手术,用点药,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医院没有办法考虑这个,他没有这么多时间,大部分病人可能通过手术、药物治疗,没有办法考虑做这个。

    主持人:这个技术在全国肯定应用的就更少了?

    谢培英:,除了北京,广州中山易胜博中心做的量还是挺多的,大概有几千个病人了。还有像上海一些医院。

    主持人:有网友在说,角膜塑形镜和准分子激光手术有什么区别吗?

    谢培英:最大的区别一个是手术一个是物理治疗,物理治疗就是使它的形状发生变形,但是不破坏角膜组织,所以相对来讲,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状还会恢复到原装,是一个可逆的改变,手术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说给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复到原状,可能危险系数比较大一点,虽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话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还有说这个会引起暴盲。

    谢培英:这个会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会有的,就是说比如说我看这个手,五个手指头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纹理就看不清楚,这个要是成功的话也就是维持几十年,比如说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镜吗?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有没有针对老花的?

    谢培英:已经开始有了。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长期配戴不会有问题吗?

    谢培英:我们也在研究,我们还发过一篇文章,就是这个戴时间长了之后对眼睛有什么不良影响,基本上没有什么,比如说角膜细胞、密度、形态都没有什么太大改变,没有什么太多影响,而且从并发症来讲,也就是一些轻微的并发症,比如说轻微的充血、细点状的脱落,但是这个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脱一层要长一层。所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说严重的角膜感染这些问题,最近几年也是很少见,很少见,所以总体来讲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咱们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也差不多了。在访谈之前对OK镜存有疑虑的网友,听完了我们的访谈估计应该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谢谢您来我们雅虎访谈做客,谢谢!

    谢培英:谢谢!

     

    ,Tahoma; mso-ascii-font-family: Verdana; mso-hansi-font-family: Verdana">,而第一组长的度数只有0.08,所以差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讲,对近视延缓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国外有很多报道,我们香港那边也有,香港理工大学也有一些报道,儿童的眼轴的增长,戴框架眼镜每年可能增长的比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镜增长率只有戴框架眼镜的二分之一左右。因为这个框架眼镜使近视会发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遗传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这个角膜塑形镜对他们也有用吗?

    谢培英:也有用。我们现在观察的几千个别人,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有的就是单纯的近视,有的还可能是一种,因为有家族的轴性近视,有的已经很高了,发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视,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说到国外的技术还有香港技术,我们这个技术是不是也是从国外引进过来的?

    谢培英:这个属于老树开新花,就是对近视进行一定的调控的话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已经开始有这个了。

    主持人:这么早啊!

    谢培英:但是那时候技术水平比较低,材料本身也没有出现透氧的硬型隐型眼镜,是不透氧的,在整个过程中比较繁杂,需要不断地更换镜片,最近角膜塑形镜的技术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样的话从加工,因为有了数控车床加工技术,材料呢有了比较好的材料,设计思路也有一些花样翻新,这样就促使质量变的比较快速、方便、准确、简洁,这样就容易被大家接受,应该是一种老技术开新花。()我们现在用的技术也是开始从美国那边传过来的。

    主持人:现在美国那边,国外配戴这个角膜塑形镜的人数多吗?

    谢培英:量不是太大。因为总体上来讲,就是两大趋势。总体来讲好象我们亚洲这边的比例高一点,因为什么呢?因为从对近视的控制和降低的效应来讲,亚洲人更为需求更大一点,因为这边的近视的发生率比较高一些。另外还有一个趋势,从欧洲那边,主要考虑怎么用角膜塑形镜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他们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视,在白天打球、参加娱乐活动不愿意戴眼镜,他们主要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是两大趋势。美国这两方面都有。另外美国,因为它跟我们中国情况不太一样,它是易胜博医生和视光医生是完全分开的,是两个领域的东西。在美国这个工作是视光医生做,而不是易胜博医生做。

    主持人:这两个有区别吗?

    谢培英:有。易胜博医生是做手术、用药物之类的。视光医生,我们所说一种跨学科概念,他应该把医科理工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比如说开发一些材料,做的设计,物理光学一些东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东西,这都属于工科的东西,传统医生做不了这个东西,等于分开了,等于两个不同的领域。

    主持人:那我们眼视光中心也像美国一样分开吗?

    谢培英:我们重点做视光的东西,就像美国的视光医生做的工作。但是从我们本人来讲,我们自己都是医学院校毕业的,后来在工作当中,因为我们可能对这个方面比较感兴趣,慢慢地对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探讨,所以我们的工作重心放在这块了,放在光学矫正这块了。

    主持人:我们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镜都要走什么流程?

    谢培英:如果要配一个的话,首先一点你要对这个东西有所了解,你要跟医生有一个很好的咨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这之前要对眼睛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还要对他的整个光学成像系统做一个检查,一般检查项目要多达20多项。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谢培英:比如说角膜、结膜、晶体、外眼睛的情况都要检查情况有没有炎症、疾病、有什么异常问题。另外还有角膜的形状,我们要测一下它的弧度,还有测量整个角膜形状,差不多几千个点都要把它整个形状搞清楚了。因为要在这个基础上,因为你是对角膜进行矫型,所以角膜形状非常重要,比如说有的特别平、突的话,可能要考虑将来治疗效果不是很好,这就不是好的适应症,我们要先沟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边缘厚度都要测。

    主持人:是厚好还是薄好?

    谢培英:相对来进厚一点比较好。另外眼压,眼底,都要做,还要验光,你是多少度近视,有没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设计,这个都要看,还要测一下眼轴,要评价一下他今后近视发展的情况,另外他治疗之后的变化这个都要检查一下,当然进一步我们还要看一些内皮细胞、上皮细胞的水平,另外还要做一些它的光学成像的、光学质量,眼睛的情况,比如说除了一般的视力,还有光对比度,对比度的视力,甚至有必要还要做一些波前像差,还有泪膜,分泌量,稳定性等,做的项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们要在检查的基础上挑选一个我们认为比较合理的设计,要给他做试戴,一般要大约戴一个小时左右,做试戴的目的我们要看他对镜片的反映,有没有不良反映,还有这个设计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个相对的合理的吻合度,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最后还要检查完之后,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进行一个微调整,给他定做镜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个检测,看看是不是和我们当时处方是相同的,另外对患者有一定的培训,告诉他怎么使用这个镜片,怎么戴、消毒、清洁、处理、跟医生配合,要对他有一次到两次的指导。所以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们角膜塑形镜也像眼镜店软性的眼镜,成批做好,比如说我是300,您就拿出一个300度的眼镜给我戴吗?

    谢培英:一般不是这样,大体上是两种程序,一种程序是像我们刚才说的,利用一个系列的试戴片,这个是有很多弧度准备好,你戴镜片的同时自己进行微调整。

    还有一种是利用角膜地形图的情况,国外就是很多利用这个方法,特别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结构跟我们东方人不一样,他们都是凹进去,而且对眼皮的影响不太明显,但是东方人影响很明显,他们就在角膜地形图做设计,之后直接给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进行修正,用这个的话成功率会高一些。

    主持人:亚洲人用第一种方法?

    谢培英:,这种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适合戴这种?

    谢培英:一个是我们要检查,如果发现眼睛有炎症,比如说有结膜、角膜的一些特殊问题,过大,或者过小,过陡、过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经发炎什么的,这些都不太适合使用。再一个就是说他,比如说抵抗力差一点,或者有全身的问题也不太适合。比如说他个人卫生差。()你看着他手都洗不干净的话,因为这个本身要用手来处理,他个人卫生管理比较差我们也不放心也不会让他去戴这个东西,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洁净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围,比如说有时经常有污染,也不好,环境污染也不好。再一个就是说要看它的,我们叫做医从性,他能不能跟我们医生有一个很好的配合性,这个我们要有一个判断,如果他医从性很不好,那我们也不给他戴,这样会很容易出问题。这个还是属于医疗的高消费,所以家庭条件差一点,比如说他没有办法定期更换镜片,一个镜片给你戴好几年也容易出问题,所以方方面面我们一定要考虑清楚,我们对患者的筛选也是很严格。

    主持人:前几年有过报道,OK镜其实不好什么的,这是不是,就是不适合他的人用了这个OK镜所以才这样?

    谢培英:,这个是这样子。这个OK镜好与不好的话,我觉得完全是因人而异的,但是总的来讲,根据我们的经验,还有国外先进经验的话,我们认为OK镜还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特别是最近这几年从美国、欧洲、加拿大那边也很重视这个,所以到目前为止已经开了三届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会,我们也参加了,就表明在整个国际社会对这项技术还是很关注的。几年前我们在北京也开过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学术高峰论坛,也针对国内情况做了这方面的工作,这个技术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关键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点,国外的话,因为当时前几年我们国内出了一些问题,国外的医生包括我们的医生坐下来分析了原因,有这么几点,第一点有很多东西是假冒伪劣的东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滥造。第二点我们从业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在大医院配的话没有什么问题,有出问题的是在小的医院,他们的工作人员不懂这个,没有把这个工作看作医疗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问题,另外一个是没有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指导,没有告诉他怎么戴等等一些问题,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问题。最近这几年国家也有一些相关的条例,这个医生的要求一定要是易胜博医生,而且是主治易胜博医生,还有医疗设备,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规范的单位做这个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要是规范化、严格化、科学化使用的话,这个效果还是比较好,也比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医院配戴这个矫型镜?

    谢培英:,或者到我们这些专业的中心。

    主持人:千万别到眼镜店?

    谢培英:这个按国家规定也不允许的。

    主持人:我们对于OK镜的护理应该是怎么样一个程序?

    谢培英:护理的话,镜片无论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洁非常重要。这个手也是一个附属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洁,另外镜片必须要使用专用的护理产品。

    主持人:护理液?

    谢培英:,有专门的护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洁,要用专门的护理液清洁,要不然该产生不良的影响。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护理液不一样吗?

    谢培英:不一样。如果护理不当可能清洁地不太干净,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东西跑到镜片里,如果这些东西聚集在镜片上会对眼睛产生不良影响,所以镜片的清洁护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这块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这块工作做不好的话也会造成一些隐患。所以呢,我们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也很注重、重视对患者这方面的培训,而且我们每次定期复查,每次定期复查的话我们都要确认一下这个患者在清洗镜片的操作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我们要重新地反反复复地给他强调一些注意事项。

    主持人:那我们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谢培英:一般的话睡眠时间,比如说中低度的近视就是7-9小时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说超过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这样的患者我们不主张他晚上戴,我们让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矫型吗?

    谢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这样的话全天可以维持一个恒定的好的视力效果,也会出现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从安全角度来讲,度数高,白天戴的话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现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说多睡一会儿就好。

    谢培英:不是这样的。这个对降低度数有一定的限度,我们现在做的降度的设计一般不超过600度。

    主持人:有网友问问题了,有问题说他从10岁开始近视了,现在已经23岁了,他说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刚才也说了没有一个方法都可以治愈。

    谢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术,有的多多少少还在回退,可能度数高的回退度数越高,比如说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术四五年就回退了,当然这个因人而异,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说这个还是完全成功的情况下,如果不成功,可能还会有其他一些问题,甚至严重的一些问题,风险比较大,不管怎么样,毕竟它还是一个手术,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个切削,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主持人:听着就比较可怕!还有朋友问,现在有很多眼镜店,是不是一般的在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毕竟医院还是贵一些。

    谢培英:我们现在强调验光问题,这个是很重要的,有的打着医学验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太清楚,因为验光的好与坏,会直接关系到眼镜配出来会不会对你眼睛有帮助,有的不好的话会对你眼睛不但没有帮助甚至还有危害。北京电视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镜店验光,拿到了7份眼光报告,这个报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来我们给他检查他是一个假性近视。当然说了你说的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讲究一定验光准确,我们讲究双眼的效果,我们要求双眼看起来比较协调、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说什么样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这样的背景、常识才能验光好。第二个眼镜要做的好,不能欺骗顾客,是不是有一个非常好的树脂镜片,包括瞳孔距离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不是说哪便宜到哪去,还是建议大家要到正规的地方,不管是医院还是眼镜店,因为有的医院条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给你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大家选择上还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镜好还是戴塑形镜好?

    谢培英:这个要确定他是真性近视还是假性近视,如果是假性近视先不要急于戴眼镜,还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视还要看一下他的发展趋势,如果发展速度非常快,还是戴塑形镜比较好,省了以后发展度数大了之后就不好了。这个我们也要做一个全面检查,通过全面检查,我们医生会对他有一个大致的判断,比如说眼轴长不长,还有根据当时验光的情况,弧度的测量,角膜厚度的测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况的了解,医生大致有一个判断,他是不是容易发展,他发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这样给他一个很好的建议。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镜一旦配了以后还要做复查吗?

    谢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们强调这是我们医疗服务的开始不是终结,所以我们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话,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们要求他三天就过来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们就要求他一个月,两个月做一个定期的检查。如果一旦发现有不舒服的感觉,一定不要再戴,而且尽快地到医院接受检查。所以对他的监控应该是很严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们也建议他到当地医院做一个复查,比如说三个月到六个月到我们中心做坚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没有眼疾?

    谢培英:对。比如说泪膜等等的问题。还有我们要对镜片进行检查,在他使用过程中有没有处理干净,有没有磨损、缺损、变色之类的异常情况,我们每次检查都要做检查,还有查视力,眼睛、镜片的护理情况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确的地方我们进行指导。

    主持人:那就是复查的时候戴镜片过去?

    谢培英:,戴镜、摘镜都要检查。

    主持人:是戴着过去查吗?

    谢培英:这个要看时间,如果是一早的话戴着来就可以了。这个也是因人而异。

    主持人:那复查的话,一般都会容易出现哪些问题?

    谢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第二天摘镜可能有黏膜粘一下,这个我们通常建议大家点一些润滑的液体,可能会有小的脱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点吗?

    谢培英:嗯。这个镜片寿命我们要求不超过两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丢掉,不遵医嘱会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这个就不好了,这个眼镜已经老化变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这样看东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现。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遗属。那角膜塑形镜大概费用要多少?

    谢培英:这个要因人而异,一个看你采用哪种方法,还有要根据度数来,根据选择的不同厂家,比如说我用荷兰或者日本或者美国,这个定位都不太一样。

    主持人:这个是让患者来选的吗?

    谢培英:我们会给他一个介绍,最主要由医生选择,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还有一个设计问题,每一设计可能适合于不同的眼镜,哪种眼镜最适合你只有医生最有数,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当然有一个价位的问题让患者选择。我们一般从三千多块钱到56千块钱这么一个档次,这个还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东西,如果我们在香港配的话可能要一万六。

    主持人:这么贵。

    谢培英:,每个地方和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可能广州上海比我们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实跟度数有关。

    谢培英:,度数高相对来讲难度大一点,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医院可以做这个?

    谢培英:目前除了我们,人民医院可能少量地做一点,原来有北大小儿易胜博也少量地做一点点,其他地方好象就没有在做。

    主持人:没有专业地研究?

    谢培英:,这个工作很麻烦,一个是需要你有这样的专业技术,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责任心,要反复不断地监控患者,跟一般的易胜博治疗,做一个手术,用点药,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医院没有办法考虑这个,他没有这么多时间,大部分病人可能通过手术、药物治疗,没有办法考虑做这个。

    主持人:这个技术在全国肯定应用的就更少了?

    谢培英:,除了北京,广州中山易胜博中心做的量还是挺多的,大概有几千个病人了。还有像上海一些医院。

    主持人:有网友在说,角膜塑形镜和准分子激光手术有什么区别吗?

    谢培英:最大的区别一个是手术一个是物理治疗,物理治疗就是使它的形状发生变形,但是不破坏角膜组织,所以相对来讲,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状还会恢复到原装,是一个可逆的改变,手术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说给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复到原状,可能危险系数比较大一点,虽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话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还有说这个会引起暴盲。

    谢培英:这个会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会有的,就是说比如说我看这个手,五个手指头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纹理就看不清楚,这个要是成功的话也就是维持几十年,比如说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镜吗?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有没有针对老花的?

    谢培英:已经开始有了。

    主持人:那这个角膜塑形镜长期配戴不会有问题吗?

    谢培英:我们也在研究,我们还发过一篇文章,就是这个戴时间长了之后对眼睛有什么不良影响,基本上没有什么,比如说角膜细胞、密度、形态都没有什么太大改变,没有什么太多影响,而且从并发症来讲,也就是一些轻微的并发症,比如说轻微的充血、细点状的脱落,但是这个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脱一层要长一层。所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说严重的角膜感染这些问题,最近几年也是很少见,很少见,所以总体来讲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咱们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也差不多了。在访谈之前对OK镜存有疑虑的网友,听完了我们的访谈估计应该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谢谢您来我们雅虎访谈做客,谢谢!

    谢培英:谢谢!